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第一财经】阎海峰、彭德雷:以高水平开放新体制助力经济高质量发展

发布者:商学院品牌部                                                                 来源:华东理工商学院

不断优化营商环境,吸引更多高科技跨国公司、高水平全球人才、高质量产品和服务来到中国市场,以全球化主场、主人的心态,与全球高手同台竞技、相互学习,合作共赢。


十九届五中全会和近期结束的中央经济工作会议强调,继续全面深化改革,实行高水平对外开放,推动改革和开放相互促进。在国内外环境发生深刻复杂变化的背景下,这一郑重宣示,不仅将助力实现“十四五”规划和二〇三五年远景目标,也为未来全球经济的发展注入了稳定的信心和强劲的动力。


我国经济开放进入新阶段


作为全球经济的重要组成部分,我国经济发展已进入了新的发展阶段,人均国内生产总值达到1万美元,城镇化率超过60%,中等收入群体超过4亿人。


自2001年加入WTO以后,我们国家充分利用当时世界经济增长较快、国际产业分工调整加快的有利历史机遇,积极地参与到了国际产业分工体系中,通过扩大开放,有力地带动了国内经济发展。统计数据显示,2001年到2008年,我国的外贸进出口年均增长21%,经济年均增长10.7%。2008年国际金融危机后有一个短暂的下降,此后又重拾上升势头,但经常项目顺差占GDP的比重,开始由2007年的大约10%下降到了2019年的1%左右,外贸依存度(进出口总额)占国内生产总值的比例也由2006年的64.5%下降到了2019年的35.7%。


这种背景下,以中国经济目前的体量和生产能力,如果还是过度依赖国际市场既难以为继,也不太现实。因此,如何通过实行高水平开放,促进国内的产业链、供应链、价值链与全球高端水平对接,提升生产、分配、流通、消费的循环效率和便利化水平,将我国这一经过前一轮开放打造形成的著名的全球生产制造中心,逐步升级打造为生产制造中心、研发创新中心,以及金融服务中心并重的经济体,就成为了推动我国经济更高质量发展的重要任务。


过去40多年中国经济持续快速发展是在开放条件下取得的,未来中国经济实现高质量发展也必须在更加开放的条件下进行。


从要素型开放走向制度型开放


制度型开放是相对于商品和要素流动型开放而言的。商品和要素流动型开放,就是在对外开放中强调商品和要素的自由流动,通过打通国内外市场,让商品和要素在全球根据市场规律充分流转,以实现最优配置。与之不同,制度型开放则聚焦规则与制度层面的改变,对我们而言,就是要主动对标和对接国际先进的(通行的)市场规则,在清理国内不合理、不相容的法律法规基础上,进一步形成与国际贸易和投资通行规则相衔接的、规范透明的基本制度体系和监管模式。


制度型开放的核心内涵之一就是重视运用国际通行规则,更多以市场化和法治化手段推进开放。制度型开放能够决定和促进商品和要素流动型开放的范围与水平,但商品和要素流动本身并不具有规则与法治属性,或者说,并不具有超越利益之上的价值属性,资本的天然逐利性质决定了其随意性强、透明度差的特点,而以市场规范与法治规则为代表的制度要素,却具有更高的价值属性,并能够在全球得到认可。目前被世界各国所普遍接受的贸易与投资规则,是伴随世界经济发展而不断进步和完善的,追求制度型开放,就是选择主动从制度层面接受和融入这些规则。制度型开放是我国经济发展步入新时代的内在要求,是全面提高对外开放水平,建设更高水平开放型经济新体制的战略性开放举措。


改革开放之后,特别是加入世贸组织(WTO)以来,我国经济不断融入世界市场,通过大幅降低进口关税和全方位对外开放国内市场,吸引外国商品、资本和技术等要素大量流入,有力助推了我国经济增长。


新的形势下,做好制度层面的工作,清理与新发展理念不相适应的法律法规,与时俱进地推进制度型开放,是实行高水平开放的应有之义。


作为世界第二大经济体,无论是从自身发展角度营造更加有利的外部环境,还是从负责任大国的角度推进全球经济治理体系变革,都决定了中国要努力推进制度型开放。


从全球化追求者向全球化吸引者转变


尽管40年来的对外开放是我们主动作为、主动融入世界经济发展的结果,也为世界经济的快速发展贡献了中国力量,并正在从全球经济的模仿者、追随者,逐步转变为并跑者,甚至引领者。但毋庸置疑,整体而言,我们作为全球市场后来者、追随者的“客场”心态还比较根深蒂固,难以适应新形势下的新要求,即以全球第二大经济体和负责任大国的状态, 以主人翁的主场心态,以互利共赢的姿态,主动做经济全球化的贡献者。


比如,要推进“一带一路”建设,积极参与全球治理改革,如果没有这种主人翁心态和主场全球化的理念,就很难真正坚持共商共建共享的治理原则,也很难对现有国际经贸规则做出真正积极的有创新性的贡献。因此,如果我们要不断夯实合作基础,要积极参与全球治理机制改革,维护多边贸易体制核心价值,积极参与相关规则修订,致力于推动形成更加透明、包容、平衡的现代化多边规则体系,就必须创新合作理念,完成从客场全球化到主场全球化的心态转变。


从目前的全球政治经济环境看,世界上主要发达国家,特别是美国对我国经济发展的戒惧心理不会在短期内转变或者消除,中国企业通过投资海外,特别是在发达市场并购方式获得战略资产的机会大幅度下降。在这种情况下,如何实行高水平开放,为新一轮高质量的经济发展继续提供强大动力,就是摆在我们面前的一项极具挑战性的工作。从行动层面讲,最重要的就是努力做好我们自己的事情,让自己变得更有吸引力,即通过进一步打造,凸显我们的市场优势、制造优势,不断优化营商环境,吸引更多高科技跨国公司、高水平全球人才、高质量产品和服务来到中国市场,以全球化主场、主人的心态,与全球高手同台竞技、相互学习,合作共赢。


实行高水平开放的主要策略


一是加强营商环境建设,进一步凸显市场优势。我国已经成为全球最重要的市场之一。例如,2019年,中国单是进口芯片一项就高达3055亿美元。可以说,大量跨国公司,像高通、英特尔、通用汽车、苹果等等,其发展壮大都离不开中国市场。2020年3月25日,美中贸易全国委员会发布一项问卷调查也充分验证中国市场的巨大吸引力。该调查于3月14日至18日进行,共有119家会员企业代表参与。调查显示,只有3%的企业表示正考虑将全部或部分产能迁出中国。这个委员会大约有220名成员,包括波音、沃尔玛、亚马逊、通用汽车等知名企业。相信通过推进制度型开放,加快构建一套公开、公平、稳定、可预期的制度体系,必将进一步凸显我国在全球经济中的市场优势。


二是加快数字化建设,进一步增强制造优势。庞大也比较强大的生产制造能力,显然是我们的又一个吸引力来源。我们需要始终重视发展制造业,夯实产业基础,努力补齐短板,做大做强制造业。特别是通过加快数字化发展,包括发展数字经济,加强数字社会、数字支付建设,系统布局新型基础设施,进一步发展壮大我们的制造优势,通过提高制造业的效率和水平,进一步巩固和凸显中国作为世界制造大国的地位和吸引力。


面向未来,我国在世界经济中的地位将持续上升,同世界经济的联系会更加紧密,为其他国家提供的市场机会将更加广阔,成为吸引国际商品和要素资源的巨大引力场。我们要全面提高对外开放水平,建设更高水平开放型经济新体制,形成国际合作和竞争新优势。


来源:第一财经 | 2020-12-23 | 评论 | 作者:阎海峰、彭德雷

链接:https://www.yicai.com/news/100888701.html